廣告

雷軍李書福程維黃崢 大佬為什么都“不務正業”?

作者: 蒼翹 2021-04-03 08:46

2021年3月30日,雷軍帶隊“下場”造車,賭上全部信譽為小米汽車而戰;同一天,李書福要“上天”,把吉利航天總部落戶南沙。

截至2021年4月2日中午12時,雷軍微信公眾號關于“小米造車”的推送,收獲了10w+閱讀、1.5w點贊、1.2萬在看,一時間,全民都成了“米粉”。截至4月1日收盤,小米股價近3個交易日累計上漲5.6%。

不管小米最終能否造出車、造出什么樣的車,至少短期來看,在觸達用戶和刺激股價方面,小米的目的達到了,剩下的交由時間。

再往前追溯:黃崢在拼多多用戶數量超越阿里巴巴、市值甩開京東之后,急流勇退,潛心研究食品工程;程維講出橙心優選新故事,不設投入上限,與美團、拼多多、盒馬鮮生等角逐社區團購;劉強東卸任京東、京東數科及旗下多家公司要職,轉而悄悄做起LP。

“不務正業”的大佬,似乎正越來越多。

本文嘗試解讀:為什么大佬喜歡搞副業?看似跨度很大,主業和副業的關聯在哪?這些副業“錢景”如何?

扎堆造車

“外圓內方”的小米宣布造車前,智能電動車這條賽道上已經足夠擁擠。

特斯拉即將開啟進入中國的第10個年頭,造車新勢力(蔚來、小鵬、理想、威馬)進入電動車領域有六七年,傳統車企陸續也推出獨立品牌或車型(上汽智己、長城沙龍、東風嵐圖、“神車”五菱宏光MINI),騰訊、百度分別聯合吉利控股入局造車,恒大汽車、FF高調造勢,堅持不造車的華為則成為智能汽車增量部件供應商。

小米手機全球第三的位置還沒有捂熱,為何急于此刻搞副業造車?

天時——小米抓住了智能電動車市場加速增長的窗口期。

據工信部公布的數據,2019年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占全部汽車的4.7%,2020年提高至5.4%。華西證券汽車行業首席分析師崔琰表示,5%被公認為是新能源汽車從導入期邁入成長期的臨界點,說明2020年我國新能源汽車正式跨過導入期、進入成長期,實現了質變。

以“價格屠夫”著稱的小米,造車大概率還是會把極致性價比放在第一位。目前,國內新能源汽車價格普遍集中在20萬-40萬元,大多數年輕人還是持觀望態度,希望價格可以再低一些,小米自然就成了年輕人期待的超高性價比的第一輛車。

地利——從消費電子到汽車,萬億市場存在巨大的替代空間。

天風證券副總裁趙曉光在談及特斯拉時表示,2019年,全球汽車零部件前100強(中國企業只有5位,排在90-100名)總收入7萬億,其中6.9萬億的汽車零部件都被國外品牌占據。

伴隨著國內互聯網、汽車巨頭的涌入,與國內新能源汽車增量前景,未來汽車零部件產業鏈勢必會轉移至中國。顯然,小米也看上了這塊“肥肉”;同時,造車可以延伸消費電子的應用場景,反過來又會促進小米的消費電子業務。小米如果不造車,勢必會在汽車應用場景中被拋棄。

人和——小米作為新經濟巨頭卻不受資本待見,必須要搞點事情。

截至4月1日收盤,小米市值857億美元,較年內股價最高值下跌26.3%;上市近3年,其股價累計漲幅也才50%。而1月11日百度宣布造車,當天股價就上漲9.06%,之后近1個月的時間里股價累計漲超50%,著實讓人眼饞。

小米仿佛掉入怪圈,被許多消費者喜愛,卻不太受資本待見。造車,可以看作是小米在向資本市場證明自己,試圖“籠絡”資本。

雷軍在發布會上透露: “過去75天,小米管理層經歷了85場業內拜訪溝通、200多位汽車行業資深人士的深度交流、4次管理層內部討論會、兩次正式的董事會,進行了極為嚴謹詳盡的調研與論證,做出了這個小米史上最重大的決定?!?/p>

小米的底氣來自研發——逾萬人的研發團隊(近千個與汽車相關的專利),資金——十年投入上百億美元的預算,和重視度——雷軍親自帶隊。

但這就夠了嗎?

造車屬于重資產、長產業鏈、高復雜度的事情。保守來看,雷軍的底氣只能讓小米順利開啟造車,之后能否持續運營、量產下線,還需要打個問號。造車新勢力從公司成立到首輛車下線,平均用時近40個月,小米的首輛商用車交付,也很可能是3年以后了。

3年后的造車格局,小米汽車能否有一席之地呢?

獨辟蹊徑

當國內造車新勢力、互聯網巨頭、傳統車企扎堆造車的時候,吉利選擇“上天”。

同樣是3月30日的消息,吉利科技集團擬在南沙設立其全國唯一航天業務集團總部,與南沙此前已經落地的中科宇航等企業形成協同,共同助力南沙加速打造中國航天第三極。

吉利要“上天”,并非心血來潮。早在2018年11月,吉利科技下屬時空道宇成立,主要從事AICT(航天信息與通信)基礎設施建設和應用方案提供。

造車和放衛星又有什么關聯?

作為傳統車企,吉利積極涉足智能電動車領域,分別與騰訊、百度、FF達成合作。下一步就是無人駕駛,車體主要依靠傳感器(雷達、攝像頭),收集數據、檢測環境、再進行決策處理,之后由控制系統執行駕駛動作。這其中,精確的定位系統是關鍵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經南總結道,高、中、低軌衛星與地基增強系統相結合,才能構建起理想的高精衛星導航系統。所以,衛星又是精確定位的關鍵。

2020年5月,時空道宇和領克汽車就曾宣布共同開啟雙星發射計劃,計劃發射兩顆低軌衛星,為高級別智能駕駛提供高精度定位服務。

移動網絡也是智能汽車重要的基礎設施。高速運動的智能汽車是一個集成的移動終端,每小時產生的數據量高達4TB,這些數據需要在車內部各部件之間共享,并在瞬間做出駕駛決策。接入基于衛星通信的高速移動網絡,智能汽車能夠盡可能降低延遲。

馬斯克的Space X公司,就曾發布名為“星鏈”的超高速衛星寬帶計劃,希望用1.2萬顆衛星打造一個衛星互聯網,讓身處偏遠地區的的人也可以隨時上網。

這么看來,吉利搞副業放衛星,是為數年后無人駕駛做鋪墊。

此外,高精地圖也是無人駕駛重要的一塊組成。2019年8月,籮筐數據斥資8.3億元收購地圖供應商易圖通,吉利科技作為籮筐數據背后的投資者,相當于曲線獲得地圖繪制資質。

李書?!吧咸臁爆F在看是副業,若干年后將會成為主業重要的支撐。而程維“買菜”,卻怎么看都和出行業務、自動駕駛聯系不上。

2020年11月,程維在滴滴內部全員會上表示,“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,全力拿下市場第一”。彼時,橙心優選剛推出不到5個月,日單量突破700萬;而截至當年12月末,美團優選日單量已經突破1000萬件,逼近多多買菜1200萬件的日單量。

美團、拼多多財報數據顯示,美團優選、多多買菜是虧損的,因此橙心優選大概率也是虧損的,滴滴不得不靠融資來維持燒錢。2021年2月,彭博社消息稱,滴滴出行的社區團購業務橙心優選正考慮融資40億美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3月,市場監管總局對橙心優選、多多買菜、美團優選、十薈團、食享會等五家社區團購企業不正當價格行為作出行政處罰。

持續虧損、遭受處罰,程維為何執意要做橙心優選?

從一組數據對比中或許可以找到答案——近日路透社報道,滴滴出行即將赴美上市,預期估值1000億美元;而2020年8月,CB Insights發布的全球獨角獸名單給予滴滴560億美元的估值。半年時間里,滴滴估值幾乎翻倍;而估值越高,滴滴距離上市就越近。

程維講出的“橙心優選”這個故事,顯然已經得到了資本的認可。

歸隱江湖

有的大佬乘風破浪,有的大佬已經隱退或正準備隱退。

2021年3月17日,黃崢“急流勇退”,辭任董事長、離開拼多多。早在2020年7月1日,他已卸任CEO、交棒陳磊,仿佛就是一個前奏。

辭職后的黃崢,將投身食品科學和生命領域,把目標放在“從質上提升農產品的附加值,性質性地大幅提升身體健康水平”。這一決定可能更多是出于自己的興趣,但可以發現,食品科學與拼多多平臺上的農產品聯系緊密,生命科學也向來是大佬們關注的焦點。

當然也有其他說法,認為黃崢是“明哲保身”。畢竟拼多多近期負面新聞纏身,在提升產品質量、完善內部管理等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另一位已經逐漸消失在公眾視野的大佬,則是劉強東。

2020年4月,劉強東卸任京東法人、執行董事、總經理,在此之前短短的半年中,劉強東已經密集卸任其下屬50余家公司要職。如今,公眾更多是從抖音短視頻上,看到有關劉強東幫扶老家宿遷、待員工如兄弟的消息。

縱使劉強東逐漸隱退,但不妨礙其推動京東旗下四個獨角獸(京東健康、京東數科、京東工業品、京東物流)分拆,獨立融資甚至上市。

同時,劉強東夫婦化身LP,自2018年開始參與拾玉資本、高榕資本、奇績創壇旗下的基金。做出資人,顯然比經營企業風險要小得多。

寫在最后

表面上看,大佬們的許多副業領域沒什么“錢景”,與主業也并不相關。實際上,其背后的邏輯依然是為了與主業形成協同、或講故事吸引資本注意、或規避風險另起爐灶,并不是不務正業。

沒有人知道,雷軍會不會顛覆特斯拉與造車新勢力,李書福會不會成為“中國版馬斯克”,黃崢會不會成為改變世界的科學家,劉強東會不會成為慧眼獨具的投資人。

他們揮一揮衣袖,只留下萬億商業帝國與無數江湖傳說。

注:文/億邦動力網,文章來源:億歐網,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億邦動力網立場。

我們要認真地為產業互聯網頒一次獎

2020年,唯有產業互聯網千峰競起,雙千億平臺爭相冒尖。營收過千億!市值過千億!
億邦動力,代言產業互聯網先進生產力!
我們要認真地為產業互聯網頒一次獎!

獎項申報
廣告

【版權提示】億邦動力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未經許可,任何人不得復制、轉載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網站的內容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提供版權疑問、身份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run@ebrun.com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
最新文章推薦

廣告
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无码_中文字幕乱近親相姦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