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

文娛出海隱形巨頭浮出水面:一年6.2億營收 全球用戶過億

作者: 石燦 2021-04-06 11:03

2017年的Vivian,每天都過得很緊張。

當時,她在埃及租下一個Loft,一層辦公,二層休息,樓上放著一個大行李箱,里面全是埃及當地貨幣“埃磅”,擔心財產不安全。

Vivian是中國出海產品StarMaker的早期員工,三年前她只身一人從北京前往埃及開拓業務。用戶付費充值是StarMaker的重要營收來源,中東地區用戶充值每天都在快速增長,Vivian卻只能通過后臺現金系統把貨幣兌換出來收取現金。

采取這么原始的方式是被迫的,中國人在當地開設銀行賬戶面臨重重限制,找不到比收取現金更好的辦法。直到她抵達埃及工作三個月后,遇到的問題才相繼被解決。

如今,StarMaker已經成為一匹黑馬,在文娛社交賽道與字節跳動的TikTok、歡聚時代的BIGO LIVE齊名“出海三巨頭”。聰明的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經過長達10多年的探索,也已經走到第四個上升期,從工具類產品主導的局面轉向內容產品主導的階段。

據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了解,StarMaker是?款基于在線K歌+語?聊天的?頻社交平臺,?前?戶遍及東南亞、北美、中東和南美市場,覆蓋100多個國家,注冊用戶數過億,2020年全球下載量6227萬, 營收超過6億元 。

這樣一個社交娛樂出海的隱形巨頭浮出水面,是源于近期昆侖萬維集團對Star Group的收購事件。該集團在海外布局支付、新聞、游戲、社交等多個領域,并在2020年實現凈利潤47.75億元,同比增長268.72%。

“StarMaker在昆侖萬維的業務布局中,把社交社區領域的版塊補齊了?!币晃皇煜tarMaker的人士分析道,可復制的增長模式、高粘性的用戶社群、精細化本地運營,以及高度適配本地化戰略的底層技術是StarMaker能成功的重要原因。

01

走,出海去

2016年,StarMaker起步發展,隨后,Vivian以中東國家地區經理的身份前往埃及開展工作。之所以選擇埃及辦公,是因為它位于非洲、歐洲和中東地區的交叉路口。這里也是很多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中東地區的落腳點。

Vivian告訴刺猬公社,作為StarMaker這個年輕團隊的一員,那年她只有26歲,并且當時埃及政治環境不是很穩定,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爆炸、槍戰等恐怖襲擊事件,當時面臨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,“去的時候有期待,也有忐忑”。

Vivian去到當地后,發現現實比想象中更為復雜,業務起始階段頻頻碰壁。首先是巨大的文化沖擊。Vivian不了解埃及本地員工的工作以及思維方式,習慣用中國人的工作方式和節奏去要求他們開展工作,這在相對慢節奏的埃及直接導致招不到人,或者新員工剛工作幾天就快速流失。

埃及當地也沒有類似于國內的共享辦公室,只能在工業園區里定制辦公室,從發出需求到拿到定制辦公室需要等待三個多月,Vivian只能先租下公寓當做辦公室。

方法總比困難多。Vivian想辦法融入埃及本地員工,理解他們的文化習俗和思維方式,同時也在潛移默化中用“中式態度”影響和帶動著他們,相互接納。但這還不夠,Vivian拜訪大量已經在當地開展業務的中國公司學習經驗,加入當地華人圈子了解生存之道,半年內一步一步完成了StarMaker在中東地區的本地化冷啟動,業務進入飛速增長階段。

逐步開拓出市場后,Vivian也收獲了越來越多的正向反饋,其中,一個用戶跨國送花的案例令她印象特別深刻。

奧克利是StarMaker的一名用戶,也是一名飛行員,在科威特當地屬于富人階層。

當時,StarMaker正處于業務發展初期,本地員工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是聯系本地用戶,去了解用戶的產品需求。在這個過程當中,中東團隊發現,奧克利不但對唱歌交友有極大熱情,還能從本地人角度給出很多令中國團隊耳目一新的建議。

這是互聯網產品發展早期最常用的一種產品迭代方法——直接與核心用戶接觸,積極評估用戶的反饋進而實現產品優化,時間長了平臺和用戶之間很容易建立比較強的信任關系。

奧克利為了感謝StarMaker對他提出建議的重視和貼心服務,從科威特給StarMaker遠在埃及的近十名員工都送了一束花,讓大家既開心又驚訝。Vivian后來才知道,奧克利是通過當地的用戶交流群獲取了他們在埃及的辦公地址,這種用戶粘性讓她興奮不已。

這樣深耕細作切入本地的工作方法被StarMaker帶去了全球各個市場,除了用戶的認可與支持,它最直接的回報體現在數字上。StarMaker向刺猬公社提供的數據顯示,2020年,高活躍與高粘性的社群用戶為StarMaker帶去6.2億元的總營收,凈利潤高達9075萬。

截至2021年3月,StarMaker累計登上119個國家和地區的App Store下載總榜Top100。這意味當美國和中國其他同類型產品還在面臨流量焦慮時,StarMaker已經在增長運營模式和商業變現模式上完成雙重驗證。

第三方調查機構易觀通過《中國娛樂社交企業出海發展專題》報告繪制了娛樂社交出海企業TOP5榜單,StarMaker憑借“2020年全球下載第三、?均活躍?戶第?”的亮眼成績殺?榜單。

顯然,這款過于低調的應用之前被大部人忽視了。

據了解,如今的StarMaker已探索出一套可復制的增長方法論,兩個月可以完成1個新國家的本地化內容建設,啟動推廣3個月后可實現收支平衡,潛力廣闊。

這給Vivian和她的團隊帶去更多底氣。他們不僅把中國產品對海外輸出,還把中國生產流行文化的模式也對外輸出,在世界多個地區如星火般燎原生長。

02

來,搞一個打投文化

印度尼西亞用戶艾達赫(Aidah)本來是爪哇島的一個小鎮女孩,也是StarMaker的忠實用戶,可由于地處偏僻,從小擅長唱歌的她并沒有舞臺展示自己。

StarMaker站內很多用戶和Aidah一樣,擁有不錯的音樂天賦,但他們除了在線上自娛自樂外,沒有機會和渠道施展自己的才藝、被更多人認識。

于此同時,StarMaker發現大量用戶除了休閑K歌外,對競技性質的演唱也抱有極大熱情。他們熱衷于在站內討論誰唱得更好、誰更有潛力成為真正的歌手,甚至會自發組織小型的歌唱比賽,然后讓StarMaker官方給他們提供獎品。

既然有強烈的用戶需求,又有優質的用戶土壤,那為什么不辦一個官方的正式比賽?地利人和,于是有了Supernova Project。

Supernova Project是StarMaker發起并運營的K歌賽事IP,通過打榜投票制勝出的實力選手,會贏得明星導師指導錄制、發行個人原創單曲、簽約唱片公司出道的獎勵。目前在印尼菲律賓等市場已發展成為當地規模最大的線上音樂賽事,單屆參賽及投票人數超過50萬人。

艾達赫在StarMaker App內報名參加了印尼第五季的比賽,她的歌喉帶領她直接沖到決賽,并摘得單季冠軍,獲得超過15萬張投票。這背后,被StarMaker從東亞輸出到全世界各地的“打投文化”起到巨大作用。

StarMaker方面告訴刺猬公社,除了滿足用戶的需求,他們也希望通過這個比賽來提升用戶粘性, 而只有做到全民參與的高活躍度,對App的拉活和裂變拉新才有意義。

“從一開始我們的想法就是要把打投選秀模式移植過去,全民造星?!辟愂逻\營負責人GiGi說。

但是打投模式及相應的飯圈文化幾乎是東亞獨有,如何讓其他區域的用戶理解并接受?

StarMaker在策劃側迭代了超過10版產品方案和比賽規則,降低用戶的認知和參與門檻,提升比賽的刺激性;在運營側做了大量預熱和教程類工作,教用戶怎么打榜、投票、拉票,同時將比賽和家族運營深度結合;后期引入明星制作人機制,讓頭部歌手藝人空降決賽現場,并且面對面指導冠軍如何發片。

這種打投模式讓小島女孩艾達赫從8萬多名參賽者中勝出,第一次來到首都雅加達,見到了當紅歌手導師Lesti,錄制發行了自己的第一支原創單曲。這首單曲后來沖上印尼最大音樂播放器Joox的流行榜,吸引來唱片公司的注意。

Aidah在她的MV中演唱 | 圖源Cara Cintaku- Aidah(Official Music Video)

最初,艾達赫只是抱著簡單參加活動的心態,沒有想到自己會走得很遠。然而當她進入前30名時,她的所屬家族“JEC”開始發力。

艾瑞克(Erick)是這個家族的隊長。他讓家族里所有成員在社交媒體上宣傳和分享艾達赫的作品,并鼓舞身邊所有人全網拉票投票。

家族長艾瑞克說,艾達赫是家族里最小的成員,每個成員都應該把她當做自己的小妹妹一樣愛護和對待。艾瑞克家中經營服裝生意,在雅加達商場有店鋪,他本人甚至租賃布設了WiFi熱點,然后利用商場的人流量為艾達赫做地推,現場向顧客拉票。艾達赫最終獲得18萬票。

圖片

StarMaker家族解析圖,數據來自StarMaker| 刺猬公社制圖

此外,海外市場的大型音樂比賽主要基于電視綜藝,類似于多年前的“超女”“快男”。海選模式也比較傳統,大多在線下設立報名點,一般只在所在國的幾個大城市進行,受時間地點限制,可覆蓋人群范圍有限。

StarMaker站內有成熟的線上報名參賽渠道和投票機制,也有海量音樂用戶。因此,一些具有影響力的音樂綜藝IP會和他們溝通合作,將StarMaker作為一個線上海選渠道和電視播出后的網臺互動渠道。

本土娛樂產業新人在StarMaker不斷涌現,成為他們挖掘新人的陣地之一。一些唱片公司和經紀公司也會主動與StarMaker溝通合作,渴望從中獲得優質的音樂人才。

某種程度而言,StarMaker正在革新當地的娛樂產業。

03

你需要的,我都有

StarMaker一直保持著“從用戶中來、到用戶中去”的文化。

在菲律賓做市場調研時,為了更深入地了解當地用戶的需求和習慣。Vivian安排了線下1v1的用戶訪談,訪談過程中,來自中國的運營人員竟然被街邊路過的用戶認出,相談甚歡。

“基本上每個活躍用戶的情況我都了如指掌,用戶對于我們的認可程度也非常高?!盫ivian說,“我們所有本地辦公室的員工每人每天至少會跟100個用戶去溝通?!?/p>

和本地用戶之間的密切關系,不僅發生在運營團隊,更滲透到產品研發環節。

據刺猬公社了解,為解決音頻延時問題,StarMaker技術團隊從2016年創業至今,對海外上萬款手機型號、Android和iOS數百個版本進行過底層適配,優化唱歌的基礎體驗。

在內容的推薦和審核上,StarMaker也需要解決很多本地化難題。

與國內的統一語種和文化不同,海外的情況要復雜很多,即使是同一個國家,多元化的語言、文化、宗教環境也可能導致不同圈層用戶的音樂偏好迥異。這給推薦算法提出了多維度的超高挑戰,弄不好就是“推薦驢給需要馬的人”。常規解決辦法是人工打標簽。據了解,這一做法在國內可行,但在海外多語種、不同文化的情況下很難進行,StarMaker的解決辦法是使用自研的AI標簽算法和全球知識庫,以此提高推薦效率。

此外,每個國家的內容審核合規要求不同,宗教文化禁忌也不同,StarMaker的做法是技術中臺機審,搭配本地編輯團隊審核,來確保分發出去的內容能真正符合本地用戶口味。

幾乎所有的技術落點都在用戶身上。

從用戶行為和反饋中發現問題,通過運營手段小成本內測,確定需求后快速產品化,這是StarMaker迭代產品的常規路徑。

巴西人熱愛狂歡,Party文化濃厚,StarMaker從技術層面專門做了適配,以滿足用戶對于“外放音量大、節奏強”的需求;印尼家族長為了便于管理,讓成員在自己的ID上加統一tag,觀察到這一普遍現象后,StarMaker直接上線了家族標簽功能。

圖片

StarMaker產品功能解析圖,數據來自StarMaker| 刺猬公社制圖

StarMaker在海外并非只是一款K歌軟件,對于每天在StarMaker上花幾個小時的用戶來說,StarMaker更像是他們的“微信”,他需要刷“朋友圈”、給別人點贊、維護社交關系、參加社交活動,晚上還需要跟朋友一起開Party,這些都是他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很不容易,但StarMaker CEO夏凡在和刺猬公社交流時,并沒有太多提及龐大的用戶規模和業務流水,而是興致勃勃地展示最新的產品demo:一款把樂隊的貝斯手、鼓手搬到線上,敲擊手機上的“虛擬鍵盤"就能完成樂隊合唱的產品。

他說:“我們能幫助全世界熱愛音樂的人發出自己的聲音、連接彼此,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?!?/p>

注:文/石燦,文章來源:刺猬公社(公眾號ID:ciweigongshe),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億邦動力網立場。

2021億邦未來零售大會新消費峰會

4月21日,聚焦上海,8+小時思維碰撞,20+嘉賓激情探討,看新消費品牌如何從網紅走向“長紅”!

點我報名
廣告

【版權提示】億邦動力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未經許可,任何人不得復制、轉載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網站的內容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提供版權疑問、身份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run@ebrun.com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
最新文章推薦

廣告
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无码_中文字幕乱近親相姦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a